学生们在训练中饲养服务犬,这是他们校园生活的一部分

two women sitting with two dogs on steps of Hendricks Chapel

威豪中心的斯凯·图米(左)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吉安娜·卡夏托尔在锡拉丘兹大学的学生组织服务犬部工作。这个学生组织与国家非营利性组织“犬类独立伙伴”合作,为小狗和自愿者配对。(埃文·詹金斯摄)

今年秋天,你可能已经注意到校园里到处都是“普林斯顿”和“沃尔瑟姆”:上课,在肖区闲逛,住在南校区,结交新朋友。

这两位友好的面孔并不是为了学术,而是为了一种不同的学习方式。

普林斯顿大学和沃尔瑟姆大学是校园里五只拉布拉多寻回犬中的两只,它们的学生训导员是锡拉丘兹大学学生服务犬组的成员。这个学生组织与国家非营利性组织“犬类独立伙伴”合作,将幼犬与自愿抚养幼犬的人配对,后者会照顾幼犬直到它们长大到可以接受专业训练为止。

对于雪城大学的学生来说,养狗和照顾狗需要时间和精力,但知道狗最终会提供的服务,以及它们在这里给学生和校园社区带来的微笑,是令人欣慰的。

puppy on deck

4个月大的时候

锡拉丘兹大学服务犬协会主席Gianna Cacciatore ‘ 20说:“能够在他去帮助别人之前,就把普林斯顿大学培养起来,并让他影响这么多人的生活,这是一次非常有益的经历。”

当小狗长到8周大时,学生们就开始接收它们,然后用基本的指令进行社交和训练,直到它们长到18个月大。然后,狗开始与专业人士进行更深入的训练,以帮助残疾人,或帮助在医疗、探访、刑事司法或教育机构工作的专业人士。

Cacciatore是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学院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她在2016年创办了这个学生组织,结合了她的两大爱好:狗和帮助他人。在她到锡拉丘兹之前,她去拜访了一位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饲养服务犬的朋友。“我记得和她一起出去的时候,我觉得‘这太酷了’,”卡西亚托雷说。

当她来到锡拉丘兹时,她试图找到一个组织来参与其中,并回想起她的朋友。Cacciatore在Facebook上为2020届锡拉丘兹大学的学生们做了一个测试,看看他们是否有兴趣成立这样一个俱乐部来饲养服务犬。结果是积极的,她申请成为一个正式的学生组织,在2017年被批准。

group of people sitting with dogs

锡拉丘兹的服务犬成员在训练中与他们的服务犬休息,他们为独立犬伴(CCI)而养。从左至右分别是和温斯顿在一起的Kara Sun,和Amour在一起的Fiona Lew,和Alpine在一起的Karli Bennett,和Waltham在一起的Skye Toomey。在前面的是欧文,他是一只正在接受训练的CCI小狗,由雪城的一对夫妇抚养长大。(马修·特纳摄)

另一名学生在Facebook上告诉她关于犬类独立伙伴(CCI)的事情,卡西亚托利开始与该组织合作。该组织的第一只狗叫塔亚,19年的时候它和奥利维亚·曼斯一起住在校外。

卡西亚托尔在2018年大三之前的那个夏天进入了普林斯顿大学,这只狗一直陪伴她在家里和雪城待到上个月。11月,普林斯顿大学在纽约梅德福的CCI培训机构进行了下一阶段的培训。卡西亚托尔知道他离开会很伤心,但她知道他的使命是如此重要。“他将帮助那些真正需要他帮助的人,”她说。

去年夏天,5名学生收到了4只狗,分别是:温斯顿和卡拉·孙20,阿尔派和卡里·贝内特22,威豪和斯凯·图米22,爱莉克莎·莫尔22和菲奥娜·卢22。

Cacciatore说,大学是养狗的理想场所。有许多社会化的机会,不同的噪音和环境,所以当狗开始他们的专业训练时要做好准备。

图米在文理学院(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主修神经科学和生物学,她每次去学校都会带着沃尔瑟姆。在学期开始的时候,她和她的教授们讨论了带狗来上课的事。

“我所有的教授都同意。威豪在课堂上睡觉;他只是打了一点呼噜,”图米说。

one dog sitting and one dog laying down on the ground

普林斯顿和沃尔瑟姆,训练中的服务犬,在肖广场接受训练。(埃文·詹金斯摄)

当普林斯顿还在学校的时候,他去了卡夏托尔在林克大厅的办公室,和她一起上课。卡西亚托尔还询问了她的教授,以确保其他学生能接受在课堂上养狗。

在卡西亚托尔整天在校园里的日子里,她会在校园里遇到负责照顾普林斯顿的保姆。“我不想让他在连续的课上感到无聊。他还是一只小狗,让他们和他互动,和不同的人一起训练,这很好。”

在校园里,人们都渴望和狗打招呼。图米说:“我们走在广场上,人们会蜂拥而来。”“如果我们想学一门特定的技能,或者想去上课,我们不能总是停下来打招呼。”

但是当威豪不穿工作背心的时候,就是认识新朋友的好时机。“当你看到校园里的人,他们会很开心,人们说见到他让他们很开心。这感觉棒极了,”图米说。

今年,带着小狗的学生们第一次被允许住在南校区的学生宿舍。Amour, Alpine和Waltham和他们的赞助人在南校区。

卡西亚托雷曾与住房、膳食计划和身份证服务部门的负责人艾琳·h·西蒙斯(Eileen H. Simmons)见过面,向她说明了让学生饲养者和他们的狗住在南校区的理由。西蒙斯一开始拒绝了这个请求,因为学校有关于学生宿舍养宠物的规定,但是学生组织的坚持得到了回报。

“吉安娜会去普林斯顿看整个项目的目的你怎么不说’是’呢?至于那只狗将来要做什么,以及我们的校园文化是怎样的,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的。”西蒙斯说。

作为试点年,“一切进展顺利,”西蒙斯说。训练中的服务犬的学生可以在蜿蜒的山脊上挑选他们的房间和室友。

Otto the Orange with three puppies in vests

奥托在锡拉丘兹遇到了沃尔瑟姆、爱尔蒙和阿尔卑斯与服务犬。

南校区有了养狗者,这为更多的学生参与雪城犬服务提供了可能。

“挑起事端是一种方式。学生们也可以成为“保姆”——今年我们大约有18只这样的狗,它们被分在不同的狗群中。“我们有不同的筹款和公共关系委员会,还有一个普通机构,学生可以参加活动。”

当养犬者完成了与狗的相处时间后,这些狗会被送回CCI进行进一步的训练,然后与潜在的个体配对安置。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配种,或者由于害怕某些情况或某些物品等原因,这些狗被从训练中释放出来,饲养者首先会被问及是否想收养这些狗作为普通宠物。

“每个人都问我‘你想留住他吗?“是的,如果他失败了,我会的。但我更希望他是在帮助别人。他有工作要做,”图米说。

她亲眼目睹了治疗动物可能产生的影响。“我的弟弟凯尔患有自闭症,他养了一只治疗猫,这改变了他的世界。我想给人们这样的机会,让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阻碍,”图米说。“这次经历中最棒的部分是,我知道威豪总有一天会做一些了不起的事情。”

Cacciatore也从这次经历中得到了很多,并为他们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她说:“看着这个俱乐部在过去的四年里发展壮大,并参与其中,这简直是太疯狂了。”

two women walking with two dogs on leashes

斯凯·图米(左)和沃尔瑟姆(右),以及吉安娜·卡西亚托尔(右)和普林斯顿一起参观肖方院。

·n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syr.edu/blog/2019/12/06/students-raise-service-dogs-in-training-as-part-of-their-life-on-campus/

http://petbyus.com/20006/